xxc_shang

不是真遥就不行
腐女
♔ EXO-L ♚
*夏有星辰*

《性趣所至》第二部第十章 双A强制爱

Royan:

*
穆丰被电话铃声吵醒,脸色不好地从床上坐起来,谁啊…大早上的…

“唔…”刚想下床捡手机,腰部传来的刺痛让他顿了一下,看了一眼床上的人,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。穆丰看了看手机,他哥打的电话,不想接,谁知道是不是打来责怪自己的。

但…江沿那小兔崽子也不知道有没有事…

电话停了下来,穆丰穿好衣服走到客厅,又打回去,江林很快接起来,“小丰…”

“江沿没事吧?”穆丰打断他。

“没事了,喝的泡泡水里只是有些微毒,挂了瓶水,我是想说…木头告诉我是他自己喝的了…那个…”

“没事就好,”穆丰笑着说,“你看好了你儿子,下次谁知道我会干什么事。”

“小丰…是我误会你了…”

穆丰没等他说完就挂了电话,拿着手机站了一会儿,又回到卧室准备把周迹明弄醒做饭,开门一看,他已经醒了,裸着上半身在找衣服。

唔…身材真好。

穆丰脸红了红,周迹明发现他进来,看了他一眼,“过来。”

穆丰奇怪地走过去,周迹明把他推靠在衣柜门上,然后解他的纽扣,穆丰吓了一跳,忙抓住他的手,“等等!你干嘛!”

周迹明不以为然,“洗澡。”

“我、我自己可以。”穆丰说。

周迹明皱起眉头,不想跟他废话,把人推进浴室开水冲他,水温还没热起来,虽然开了浴霸,大冬天拿冷水冲还是要命得很,穆丰一边躲着,一边骂他,“操!妈的…周迹明!你他妈…拔diao无情
!”

周迹明挑挑眉,把水拿开,捏住他的下巴,“是不是又想洗嘴了?”

穆丰被他的话噎住,委屈地看着他,小声抱怨道,“我一定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觉得自己喜欢你…”

不能对他太好,让他喜欢上自己没好处的。周迹明在心里念了一遍。

周迹明给他脱了已经完全湿透的衣服,莲蓬头挂到墙上,给他身上打着泡沫,穆丰见他没回应,心里有些忐忑,说起来,昨晚好像也没有被回应,他果然还是喜欢那个人的吧?那对自己算什么呢?

穆丰还在胡思乱想,就感觉后xue被cha进一根手指,吓得他忙扶住墙,回过头瞪着周迹明,“你…”

“清理。”周迹明说,“pi股抬高点。”说着,在他腰上捏了一下。

“唔…”穆丰咬咬牙,手肘撑着墙挺起pi股,周迹明舔了舔嘴唇,往已经含着一根手指的小xue里又加入一根,进进出出地帮他导出身体里的jing液。

透白的jing液顺着大腿流下来,被水冲走,清理完后穆丰红着脸靠着墙喘气,身后悉悉簌簌的声音,周迹明脱了身上的衣服走了过来,已经有些热气的浴室被浴霸的暖灯映得迷朦起来,穆丰转过头,周迹明看着他。不管看几次都觉得男人的眼睛很好看,眉弓深邃,眼瞳很黑,很亮。穆丰觉得自己的呼吸完全稳不下来,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自己,他转过身靠在墙上,男人走到水下,水从他的头上流下来,划过他的胸肌,到腹肌,再到两腿中间…

穆丰眨了眨眼睛,微张的嘴唇吐出混乱的气息,周迹明抬起手,放在他脸颊上,大拇指摩挲着他的嘴唇,“江林…”

穆丰突然惊醒过来,猛地推开他,“你、你叫谁…?”

周迹明意识到自己喊错名字,沉默了一会儿,想说什么,最后只是关了水,拿浴巾给他擦干。穆丰往后躲开,“你不解释么?”

周迹明有些不耐烦,“有什么好解释的?”

穆丰心里刺了一下,疼痛的感觉让他一时间找不到回应的话,许久,才笑了出来,“我知道你为什么说我像他了,他是我哥,能不像么?”

他哥?周迹明看向他。他确实没去查过江林或者穆丰,他不想通过那种方式去了解江林,而穆丰,他只是查过一些简单的生活方面,而且,江林和穆丰分明不是一个姓,怎么会是兄弟,虽然长得很像,但性格却是截然不同的。

“说话啊你!”穆丰忍不住吼他,男人毫不在意的样子让他感到无力。

没什么好说的,事实确实如此,穆丰是江林的替代品,让他认清楚也好。周迹明把浴巾扔给他,走了出去。

穆丰气得把浴巾砸到他背上,周迹明皱起眉转身走回来,抬手要揍他,就看见他瞪着自己,眼泪流了下来。手停在空中,因为这种事流的眼泪不像平时被自己操哭的那种,他意外地有些胸闷。

“打啊,”穆丰笑了起来,“反正我是你想打就打的那种,也不会心疼,坏了还能换新的是吧?我告诉你,我哥结婚了,他很爱叶文曦,你怎么办?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别人。”

周迹明再听不下去,一巴掌甩在他脸上,力道大地他直接摔倒在地,耳旁的轰鸣声让他视线都有些模糊,揉了揉眼睛,手上全是眼泪,又看向周迹明,“干脆一点,直接弄死我得了,一了百了。”穆丰勾了勾嘴角,嘴里的血腥味让他脑子里发疯似的,只想一个劲地刺激周迹明,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谁需要他了,干脆死了,一干二净。

周迹明脸上没有表情,但脸色是黑到了极点,“闭嘴…”

穆丰从地上爬起来,走到周迹明面前,指了指浴室外面的阳台,“把我扔下去,绝对死透了。”

周迹明压抑地呼吸着,穆丰的说法让他心里闷到了极点,“我让你闭嘴!”他上前一步把穆丰按在墙上,本能地去咬他的后颈,穆丰愣了一下,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这样,一秒钟的功夫,就被咬住,带着愤怒的信息素源源不断地注入,穆丰难受地挣扎着,但周迹明用力极大,他甚至能感觉被抓的地方开始失去知觉。

“放手…周迹明!老子不是你的Omega!滚开!”穆丰忍不住哭,Alpha的信息素只让他感到绝望,幸福就这么难。

周迹明咬了他好一会儿才松开,穆丰脱力地滑到地上,两个人都喘着粗气,周迹明把他抱起来,走出去扔到床上,拿毛巾给他擦干净又穿衣服,穆丰无力地任他摆弄。

原来一切对他好都是因为他哥。

“想吃什么?”周迹明问。

起码昨天他还不知道这事,也算老天给自己的一个生日礼物了吧。穆丰扯了扯嘴角,“我回去了。”

周迹明拉住他,想了想,又松开,没有说话。穆丰看了他一会儿,走了。

周迹明坐在床上,那里还有穆丰留下的水渍。他不懂爱,不知道什么算爱,只是对江林是不同的,他明确知道自己喜欢他的脸,他的声音,还有抬眼看人的样子,而穆丰,因为长得像江林,所以应该也算喜欢吧?奇怪的是,他们两个都是Alpha,他却有种被信息素吸引的感觉。

这样也好,穆丰想清楚了,就不会再纠缠自己,相比跟另一个人一起,他还是更习惯自己。

“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别人。”周迹明耳边一直回响着这句话,他说的话让他觉得火大,但看见他哭心里又有些难受,他似乎搞不懂自己对穆丰的感情了,索性就这样吧,一开始也只是看上穆丰的外表,性格不一样的话还是不能代替江林的,不,应该说,他就是独一无二的,不能被代替。

穆丰回了家,正好陈欣洋打电话来,他本来不想接,但觉得现在需要一些事情来分分心,不然他会一直想周迹明。

电话很快接通,陈欣洋语调有些不高兴,“少爷啊!你终于肯接电话了!昨天你生日,给你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,我白白准备了一个Party等你,结果呢!缺主角!你说怎么补偿我!”

穆丰愣了一下,虽然每次生日陈欣洋都会给他办派对,但这一次着实是让他觉得感动了,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。

“抱歉,我忘了…家里有点事。”穆丰说,他不想让陈欣洋失望。

陈欣洋是知道他喜欢他哥的,顿了一下,说,“跟你哥有关?”

穆丰嗯了一声,陈欣洋约他出来说,他答应了下来。两个人出了门,在平时碰面的小酒吧见了,陈欣洋气呼呼地看着他的脸,“你哥打你?他不是最舍不得动你的,怎么…?”

穆丰不否认,虽然这个伤也有周迹明一份,还有后颈的标记,害他临时跑去买Omega才用的除味剂,他可不想让陈欣洋知道他被Alpha标记的事。

“我说啊,就算了吧,你哥都结婚了,不如想想找个Omega吧。”陈欣洋诚心建议道。

“我是放弃了,当时用过这么多办法,他还是不喜欢我,这次是…算了,不说了,就是个误会。”穆丰叹了口气,抬酒跟他碰了一下,苦辣的酒精顺着喉咙滑进去,却越觉得难受,果然是借酒消愁愁更愁。

“要不要再给你出出主意,这次我保证控制力度。”陈欣洋舔舔嘴唇。

穆丰摇头,“得了吧,你给我出的都馊主意,我怕了。”

陈欣洋不高兴地推他,两个人聊着聊着就喝到了很晚,陈欣洋约他过夜,穆丰拒绝了,他身上还有昨天的痕迹,这要是被发现,就太丢人了。陈欣洋也不多说,给他扶上车,跟司机说了他家地址就走了。

穆丰晕乎乎地坐在后座,车顶好像有无数星星在转,汽车的颠簸让他有些恶心,闭上眼睛睡着了,再醒过来是被司机推醒的,“先生,到了,下车吧。”

穆丰定住神看了司机一会儿,不是周迹明,莫名的失落起来,也是,他都不在乎自己,怎么可能跑来找自己。付了钱,落寞地走回家了。

找钥匙翻了半天,又对了半天钥匙眼儿,好不容易进去了,却转不动,怎么搞的…

穆丰抬起头,里面的人听见门响,出来查看,一开门,两个人看了愣住,怎么是个陌生人?

穆丰退后一步,抬头,慌了一下,“抱歉,我好像走错了。”

那人看他手里拿着一串钥匙,脸上红彤彤的,身上还有酒味儿,似乎不是小偷,就摆摆手,“没事儿,你…还好么?”

穆丰拍了拍脸,酒劲儿被风一吹都灌上了脑袋,他想说什么,张开嘴没发声就倒了下去,那人赶紧接住他,“诶!先生?先生!”

那人喊了半天,但他都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,只好把人扶进屋内,穆丰沾了床,枕头拉过来就呼呼大睡,男人看了不由得笑起来,这个Alpha好可爱。



次日,穆丰难受地醒过来,宿醉带来的一系列头疼胃疼一股脑地发作,他看了看四周,是个陌生的地方,他旁边还睡了个陌生男人。

嗯?

穆丰吓了一跳,为为为…为什么他们都没穿衣服?!



W:
更新更新~~

这章是剧情,穆丰终于遇上段斌了,周少爷的一号情敌出现!

酒后乱性,穆少,你是会玩的。

好啦好啦~喜欢这篇文的老爷们抬手点个喜欢或推荐呗~有留言就更好啦~~~这一章我加了一点点周少爷的内心戏,周少爷对江林其实感情不深,毕竟没有太多交集,只是那种得不到的感觉让周少爷耿耿于怀罢了,不过他自己不知道(笑)。

谢谢追文的老爷们~(鞠躬)

评论

热度(290)

© xxc_shang | Powered by LOFTER